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科技助力,“獼猴桃之鄉”的“甜蜜”生意經

2021-05-20 16:26
來源:半月談網

“渭上秋雨過,北風何騷騷。

天晴諸山出,太白峯最高。

……

中庭井闌上,一架獼猴桃。”

1300多年前,唐代大詩人岑參在太白山腳下,吟誦出這首清麗的田園詩,千年之後的這片熱土上,獼猴桃開枝散葉到30.2萬畝,成為“中國獼猴桃之鄉”。

“中國獼猴桃之鄉”——眉縣,位於陝西關中西部,地處秦嶺北麓,地理環境優越,農業資源豐富,是國內外公認的獼猴桃最佳優生區。

可好山好水好作物的眉縣,在五年前,和“貧窮”這一仗還壓在眉縣縣委、縣政府心頭——數據顯示,2016年,眉縣全縣識別建檔立卡貧困村37個、貧困人口高達34584人。

為了搬開這壓在心口的巨石,眉縣首開建城史上有計劃、有組織、大規模扶貧先河,在田園間依託獼猴桃展開了一場戰天鬥地的產業扶貧變革。

圖片

屈喜花往返於信息社和獼猴桃地

扶貧先扶志

千古不變的真理——“汗滴禾下土”

在過去,眉縣槐芽鎮槐西村的張吉喚,雖然家中擁有2.5畝獼猴桃園,但卻一度不知“汗滴禾下土”的含義。他總是日上三竿才起牀,桃園裏雜草叢生,枝瘦葉萎。金秋時節,別家喜氣洋洋忙豐收,可他只能乾瞪眼。脱貧攻堅開始後,在幹部的幫助下他終於開了竅,早出晚歸,精心務桃,短短一年多時間收入飛增,還新買了農用三輪車,“突、突、突”下地,好不神氣。

論有志氣,眉縣齊鎮上廟村的屈喜花讓人佩服,她自幼由養父收養長大,初中畢業後,早早擔起了家庭重任。她生活的重擔之一就是照料年長的養父和智力殘疾的伯父。儘管生活艱辛,但善良樂觀的屈喜花從不服輸。“微笑面對生活的人,生活也不會虧待她。”

2015年以來,她先後考取了當地電商項目的合夥人,後來又成為當地益農信息社的信息員,用誠心、熱心換取信任,用踏實肯幹打拼生活。三年下來,她的家庭狀況有了很大改變,家庭人均收入由2790元增加到9250元,成為脱貧致富的典型。

“我相信,只要有一股子不服輸的勁頭和一雙勤勞的雙手,我們的事業一定能芝麻開花節節高。”屈喜花説她家脱貧致富離不開國家的扶貧好政策和益農信息社對她的幫助。

她所説的益農信息社,是陝西省農業農村廳指導,大農圈與企業微信合力建設的,陝西益農社能將惠農政策、氣象預警等信息實時轉發到村民微信羣。今年“倒春寒”,陝西省8000多個村的信息員第一時間在企業微信政務版上接到了消息,並立刻轉發到了數十萬農民的微信上,防治措施及時,避免了重大損失。

圖片

屈喜花管理的其中一個村民羣

除了預防氣象災害,村民還可藉助企業微信政務平台“大農求購”,對接外部市場的採購需求,更爭取了獼猴桃議價權,幫助村民更好地賣貨。

中國社會科學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原主任、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家發改委“十三五”規劃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汪向東在關於農業數字化對農户發展的幫扶方面談到:“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技術的進步,推動着農村生產經營、管理服務轉型升級,促進政府和市場主體不斷創新和改善合作方式,也為農村生產和農民生活開闢了新空間、提供了新手段。”

張吉喚、屈喜花這樣改變生活的故事在眉縣越來越多,你家添個小汽車,我家蓋個磚瓦房,不是攀比追風,而是依賴着科技力量和踏實肯幹,靠着這“金果子”把生活越過越紅火。

扶貧要扶技

現代化農業講求的是科技先行

有了肯打拼的農户,也要依靠更好的獼猴桃品種。2020年初,在被疫情延長的“假期”裏,55歲的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研究員劉佔德忙碌如常。

在眉縣,他可以説是家喻户曉。2009年,從新西蘭進修歸來的他一頭扎進這裏的西農大獼猴桃試驗站,一干就是11年。11年間,他帶領團隊建起了獼猴桃種質資源圃,研發出一套優質壯苗快速繁育體系,果園從建園到達產的時間縮短2年。培育出的“臍紅”“農大金獼”等4個新品種,品質好、抗病性強。

同時,指導果農科學種果也是他的主業。幾年前,在他的指導下,眉縣金渠鎮田家寨村的貧困户劉任懷將6.8畝老品種換成了高產優質的新品種“徐香”,還學會了測土配肥新技術。隨着果樹進入盛果期,產值翻了一番,劉任懷全家一舉甩掉了貧困帽。

得益於一批像劉佔德這樣輸出技術的“科技農人”,當地的獼猴桃產業一路發展壯大。

扶貧要借力

全域統籌、產業規劃、科技支撐是關鍵

獼猴桃產業有了發展,但如何規避一些地方面臨的缺乏長遠規劃、一哄而上搞亂產業的現象呢?

當地首先就靠打通“信息關”,既感知獼猴桃銷路的精準情況,又瞭解農户的具體生產生活需求。通過企業微信政務平台搭建的陝西益農社,僅用時三個月就完成了7063個益農信息社建設任務,覆蓋關中的絕大部分行政村,更好地為當地產業的佈局和調整提供助力。

“對政府來説,通過這樣的一個平台,獲得了非常珍貴的產業發展的數據,當地人員的數據,可以實現供給和需求的有效對接。”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經濟與科技社會學研究室主任、研究員呂鵬如是説。

圖片

陝西省農業農村廳搭建在企業微信政務版工作台的功能

同時,藉助陝西益農社的集羣效應,團結了產業帶頭人,打通了產業上下游,生成出流轉土地、園區務工、發展果園、收益分紅等多重增收渠道,讓農户分享產業鏈、價值鏈收益。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信息技術部副研究員杜慶昊説:“陝西益農社是數字經濟助力鄉村振興的有益探索。一方面,有效助力了“農業更強”;另一方面,有效助力了“農民更富”,藉助企業微信政務平台幫助農民對接外部市場採購需求和實現網絡銷售,提高了農民的利潤空間,增加了農民收入。”

目前,全省的益農社建設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着,陝西省運營中心負責人曹昂指出,通過融入更多公共服務和便民服務,選擇各類優秀的服務商,共同為鄉村供優質服務,為農村產業發展、百姓生活提供便利。讓益農社實實在在地運轉起來,用信息服務助力鄉村振興。

圖片

屈喜花在獼猴桃果園裏勞作

在這樣的全域統籌、產業規劃下,藉助科技力量的獼猴桃產業,在“觸網”後前景一片光明。華中師範大學社會學院院長、中國社會學會經濟社會學專業委員會理事長符平談到眉縣的未來發展時提到:“益農社平台的深遠意義不僅在於通過信息提高了農民自身的能力,更在於藉此促進了鄉土社會的團結和整合,從而為鄉村振興奠定了十分重要的社會基礎。”

“隰有萇楚,猗儺其枝,夭之沃沃……”《詩經》中的獼猴桃園,生機盎然,詩情畫意。新時代的今天,獼猴桃這一個“金果子”,不但在眉縣的大美山水中紮下深深根系,更在脱貧攻堅中結出累累碩果。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